那真是一段甜蜜的学生生活.到我那年七月当兵,几乎有大半年的时间和翠姐过着情侣一般的生活.每天吃完早餐后由我载她去上班后我才去学校(没课就回家睡觉 或是去打电动 快打2 和打砖块 正红),中午有空再去找她, 有时假日还可以开她的车(白色 corolla )出去玩. 我和同学出去唱歌,她也一起来;我参加球队的比赛时她也在一旁为我加油..........时间一久 ,还真的像我的正牌女友一样了.
  那我原来的女友雅蓉呢? 她到是从头到尾都不知情, 还是保持一贯的娇憨的跟着我, 而我渐渐的对她有点不耐烦了, 清汤挂麵怎比的上俏丽的OL短髮? 牛仔裤怎比的上紧身的黑色皮裙?  更不用提床上只有单调的传教士姿势了 ?     吃惯鲍鱼的我怎么还吃得下花枝呢??
  让我迷恋的应该不只是翠姐床上的柔媚而已,她细心对我像小丈夫一般的照料更是让我倾倒.有一次和朋友在外喝酒唱歌,刚好手边没菸了,她先点一支她自己的七星给我,然后再出去买两包红色万宝路给我,更让我意外的是还顺便帮我朋友买包七星给他.  她只是微笑着说:省的跑来跑去.干~~带这种女人出门真正是男人的面子裡子全都有了啦. 开心得意之馀,晚上当然又狠狠的把她干上几回以资鼓励.
  有天要出门时翠姐正在穿鞋子,我忽然想到一件事."翠姐..."我说"恩,好了,走吧 .甚么事???"翠说"你以后出门可不可以穿运动鞋?" 我说"啊? 运动鞋? 我没有运动鞋阿? 怎么了? 你要带我去运动吗?" 翠说"你过来一下,你不觉得怪怪的吗?"我把翠姐拉近来面对面站着"怎么了?"翠姐两手搭我肩膀,歪着头问我"你穿高跟鞋是很好看没错,但...站着的时候,...亲你,我得仰着头耶..."我觉得有点生气."啊~? 这样喔那怎么办?"翠姐一直靠近来额头靠着我的额头, 我头渐渐抬起来,眼睛竟然不由自主闭下来..."厚, 你看......这样子" 我眼睛睁开,动作定格,翠姐勾着我的头,而我竟然是下巴上扬着10度等她...."嘻~ 我换双短跟的啦..."翠姐忍着笑换了双亮皮短跟的皮鞋.出门时,翠姐还是带着捉狭的笑意,把头靠在我肩膀: 这样你好一点没??"恩~ 还可以啦." 我虽然还是觉得怪怪的但一下说不上来."那~~在床上时我还可不可以在你上面???"翠姐靠在我耳边轻声的说"厚~~~~~~~~" 我真的说不出话来了(p.s我,正港台南人不管逛街去餐厅或是看电影都是穿拖鞋的.....所以难免身高上有点吃亏了)
  和翠姐亲热当然都是趁我姐不在家时进行,我姐大约10点起床后出门(那时我和翠姐早已出门),11点左右才到家(翠姐六点就下班囉).一起吃完饭后,如果没别的节目就先回家一起洗澡(我提议的,理由是:省水, 后来这老公寓的浴缸太烂了,不堪我和翠姐的重量竟然被我踩破了).我们会互相帮对方全身涂上肥皂泡(沐浴乳啦..)后再慢慢刷洗,我喜欢从背后抱着她,一手往前握住她的双峰慢慢搓揉,再用我的身体贴紧她的后背,用尖挺上翘的老二伸到她的胯下厮磨她的洞口, 感觉她肉穴裂缝的湿润,一手玩弄她洞口的珠珠(学名:阴蒂)身体温度慢慢升高, 双乳变的尖挺 大腿想夹紧我的肉棒,又因为肥皂的湿滑更夹不住,臀部也就向后不断的扭动....,翠姐经常会因此脚软站不住几乎跌坐在浴缸裡. 我就喜欢用这招还没插入就玩到她脚软.
  而如果是她先开始则是会仔细清洁我身体后,一手勾住我, 一手则慢慢套弄我的肉棒, 一脚挂在我腰上,用她乳房在我胸口背后搓洗还有用胯下的毛刷在我大腿上... 来回"用力的"慢慢的刷洗. 我还得强忍住才不会被她在我耳边呻吟声给击败 .
  交战数十回合,当然互有胜负,总结成绩应该总是我占上风,因为我忍不住的话总是可以顺利的长驱直入一竿进洞,不至于浪费掉我家千千万万的子孙啊.
  在一次亲密交缠过后,一样汗水淋漓的两人仍交迭着不想分开,感觉到两人的汗水不断冒出,由翠姐胸口大腿流到我身上再顺着两人身体夹缝流到床上(床单得经常洗才卫生..).翠姐也享受这种交合后轻鬆感觉,靠在我身上用手指导引着汗水的流向."阿骏,过两天跟我去吃喜酒好不好?" 翠姐慢慢的说"吃喜酒喔? 好啊, 是谁的喜酒??"我还闭着眼睛不假思索就答应了."我同事啊,叫阿娟的,在公司跟我不错,嫁给高雄人了"翠说翠姐好像在想什么事一样...."骏~,你爱不爱我??"翠姐悠悠的问我这个天底下女人都会问的问题.当然囉,我也用天底下男人一贯的回答方式回答.首先,含情脉脉看着女方然后一个轻轻慢慢的吻, 在用坚定无比的口气说:我爱你~(p.s 当然你也可以加料说一些甚么,甚么海枯石烂,或是山无稜,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鬼话)这时女方大都会满意的又把头靠回你胸前了.
  虽然我手一样不安分的在翠姐的臀部上游移(翠姐从腰部开始到臀部的线条是我最喜欢的部分),脑子裡却想到一个相对的问题."翠姐,你怎么会想跟我在一起的?"我问的小心,不敢说是"爱"或是"选择""我只是想要一个纯粹的爱情,你~~对我很好"翠姐竟然有点害羞得越说越小声.难得看到翠姐的娇羞,我兴头又来了(是性头才对)"怎样很好啦??说啦??"我一面说一面又已经翻身上马了,棒头拨弄着还湿滑黏腻的洞口,准备给她一竿到底的痛快."你很单纯,很会照顾人,  喔~~你~很强壮" 翠姐已经闭起眼睛紧抱着我.像是随时等着我进入一样,我干到底后轻轻的抽送着,开始今天的下半场了.
  "我爱你"翠姐紧抱着我在我耳边说.
  收音机裡放着当时最红的歌 张学友的吻别